包装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,广泛用于生活、生产中,早在公元前3000年,埃及人就开始用手工方法熔铸、吹制原始的玻璃瓶,用于盛装物品;同一时期,埃及人用纸莎草制成了一种原始的纸张用以包装物品。公元前105年,蔡伦发明了造纸术,在中国出现了用手工造的纸做成标贴。

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,包装设计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向前发展。包装设计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,其文化内涵不仅是特定的文化符号的装置,它也体现了设计师对自然社会和人类文化产生的熟悉和体验。

包装中的色彩具有一定的社会心理效应,因为人的知觉都有恒常性、组织性、联想性、主动性,色彩的心理效应是发生在人与色彩之间的感应形式,所以色彩在包装设计中的作用是其他要素无法比拟的,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作品的成败。色彩运用得当能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直接引起人们的注意与情感上的反应,从而更为深刻地揭示形象的个性特点和包装的主题,强化感知力度,使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记忆,既能传递信息,又能起到赏心悦目的效果。

色彩是一种客观现象,它作为一种物理现象本身是不具有感情、联想和象征意义的,但当色彩一旦作用于人的视觉器官时,它所产生的视觉生理刺激和感受,会引起人的精神行为等一连串的心理反应。人对色彩的各种感受与反应,实质上就是一种色彩心理的具体体现。

一、色彩的情感性人对色彩的思维反应含有一定的主观性,在包装设计中,合理巧妙地运用色彩感情的规律、色彩的联想可充分发挥色彩暗示力的作用,它能强烈地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引起广泛的兴趣和心理上的共鸣。运用色彩对比与调和而形成的明快色调,能使人产生愉悦感。如红与黄绿、红与蓝绿、橙与紫等对比色调和,具有强烈、明快、华丽、色感饱和、使人兴奋等特点,而互补色调及其产生的视觉残像,将会使互补色对比变得更为强烈、更具色相气质和个性特征,它能满足人的视觉对全色相的需要。这种对比强烈而又和谐统一的明快色调,具有很强的色彩表现力和视觉冲击力,它能使画面充满富有生气的清新感,使形象更为鲜明突出、生动活泼,更具感染力,使人在看到画面之后能产生生理上的舒适、快感和心理上的亲切、喜悦感,从而诱发人们的购物欲望。在包装设计中,运用商品的形象色来直接表现商品形象,能增强商品的真实感和直观效果。运用色彩的味觉来表现商品,可使人产生味觉的联想。运用色彩设计原理营造画面的情调和意境,可间接地使无具体形象的商品或习惯性商品的特点得到充分的体现。

二、色彩的象征性色彩的象征是一种社会化的联想,一种人格化的移情。在包装设计中,色彩是文化的载体,它承载了特定的含义而有代替语言文字的功能。另外,色彩所承载的文化内涵与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历史与传统密切相关。不同的民族、国家色彩的象征意义是不同的。比如,同样的绿色,在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里是最受欢迎的颜色,因为绿色象征生命,可是在有些西方国家里却认为绿色含有嫉妒的意思而不受欢迎。黄色在中国封建社会曾被作为帝王的颜色而受到尊重,但黄色在基督教国家里却被认为是卑劣、可耻的象征。所以包装设计师不仅要强调色彩的共性象征,更要注意习惯性象征,以免造成视觉传达上的错误和误解。不同的色彩有其不同的象征性,研究和运用色彩的象征对包装设计来讲,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义,设计者可通过所运用的色彩来传达出一定的象征意义,使人的理念、情感与色彩的象征产生心理上的共鸣,使包装设计作品充满哲理和魅力。在包装设计中,色彩并不是用得越多效果越好,而应尽可能地用较少的色彩去获得较完美的色彩效果。用色要高度概括简洁,惜色如金,以少胜多,配色组合要合理、巧妙,恰到好处。要强调色彩的刺激力度,以使对比强烈而又和谐统一的色彩画面更具有强烈的视觉。